您好,歡迎來到中共浙江省委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門戶網站!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學習園地 > 電子政務
大數據時代需注重數據管控 時間:2015-10-21  來源: 人民日報   瀏覽次數:

新世紀以來,信息和數據呈爆炸性增長態勢,世界進入大數據時代。按信息單位計算,現在全世界每天發送的數據量達40億個或更多,我們的數字世界已擁有超過1.8萬億吉比特的數據,并且仍將以每年40%以上的速度增長。大數據正在通過各種方式對人類經濟社會發展的各個領域產生重要影響。

隨著數據量的高速增長,數據的內在價值日益受到關注。數據量激增已經給各行各業帶來深刻影響,以數據為研究基礎的社會科學也不例外。目前,雖然文獻的知識本質并沒有隨時代的變化而變化,但其符號、載體和記錄復制方式正在發生翻天覆地變化;電子形式或網絡空間中的文獻正在向綜合化方向發展,數字化、多媒體、可視化等正在成為文獻記錄、保存和傳播的發展方向。面對這種形勢,社會科學的研究方法、研究內容和學科疆界也在發生變化。在這一進程中, 我們面臨的一個突出問題就是數據和信息的質量及其管理。雖然大數據無處不在,但社會科學研究者能夠利用的畢竟只是其中極小一部分。一方面是數據和信息資源的數量無限增長,另一方面是人類對這些海量數據和信息資源的認知與利用能力還遠遠跟不上;一方面是有用資源具有明顯稀缺性,另一方面又存在大量低質量的冗余信息。在海量數據和信息面前,如果沒有數據管控,沒有數據和知識挖掘、發現、組織、導航、表達的科學化管理過程,科研人員就有可能迷失在數據和信息的汪洋大海中。

當前,數據管控已成為學術研究尤其是社會科學研究中一個極為重要的問題。只有通過數據管控,加強對數據特別是分布式數據的觀察和管理,充分利用網格計算等信息技術來搜集、加工、整合、共享及傳播相關數據,才能達到數據和知識利用的精準化、科學化和最大化。比如,知識發現軟件工具可以幫助社會科學研究者從結構化數據或非結構化的復雜數據中提取有用和便于理解的知識。文獻信息服務的實踐表明,包括圖書館在內的文獻信息服務機構,由于掌握著大量科研數據,正是對科研數據實施動態管控的最佳信息組織。通過數據管控,可以為科研人員提供超越時空的圖書館泛化服務,即移動性的數據、信息和知識獲取場所,零時差的獲取時間,多樣化的獲取工具。

在大數據時代,鑒于離散型的文獻和文獻檢索方法已無法滿足社會科學研究者對專題性、指向性強的學術文獻的需求,文獻信息服務機構應推進集成式檢索,優化數據挖掘技術、知識發現技術,提供定制化、個性化、知識化服務。尤其是建立面向科技創新基地、科研院所、課題組乃至個人的學科化服務機制,進一步拓寬文獻信息服務范圍,提升服務層次,加快學術交流和信息、知識的傳播速度,提高文獻信息資源的利用率和共享率,使文獻信息服務機構的服務更直接、更有針對性,更好地服務于創新研究。

目前,我們對大數據的探索只是剛剛開始,科學認識和把握大數據與經濟社會發展的內在關系、與信息和知識管理的內在關系,可能是包括文獻信息工作者在內的整個學術界在今后相當長一段時間的重要課題。因此,文獻信息工作者不能停留在低層次、低水平重復的傳統內容生產模式上,而應適應大數據時代的新形勢,推進知識生產過程的有序化、結構化。

人類正處在一個強調知識和信息的時代。培根曾提出“知識就是力量”,后來學術界又提出“信息就是力量”。現在,又有學者提出“共享知識就是力量”,強調把信息管理、信息共享提升到知識管理和知識共享的階段。利用互聯網來構建知識社會,在網絡環境下實現知識交流與共享,這體現了時代的進步,有著豐富的時代內涵。在大數據時代,我們應做好數據管控,把“共享知識就是力量”的理念貫徹到知識服務實踐中。

網友評論 0條評論
正规的彩票软件